這就是X市L鎮的邊瑞恩會出現在珠海市金灣區紅Q鎮蔣玄妮進去的那間網咖的原因。

話說蔣玄妮剛找了個位子坐下來,就聽到熟悉的客家話。

“瑞恩,你繼續在這裡上網,我玩了一個小時有些累,出去逛逛透透氣。給你充了兩個小時的錢的,待會時間差不多了我會廻來找你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“喝完這瓶可樂還渴的話就自己去買哈!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羅森豪在宿捨的時候有給邊瑞恩一千塊,供他自用,於是囑咐完邊瑞恩後,便走開了。

蔣玄妮聽著他們的口音,知道他們和自己一樣,都是客家人。仔細一打量,發現他們的模樣都挺帥氣,人也看起來清爽,應該都是懂事乖巧的好孩子。再看那個站起來要走的,穿著一身白色的阿迪達斯,看起來質地優良,應該是正品,擧手投足之間的氣質又顯出貴氣,家世應該比較好的;而坐下來的那一個穿著明顯比較寒磣,淡藍色的T賉洗得顔色都有些發白,深藍色的牛仔褲也有些殘破的痕跡,不過帥氣的模樣倒是能迷倒不少女孩子的。

“喂,你是客家人?X市的嗎?”蔣玄妮走過去坐在邊瑞恩的右手邊座位,突兀地用客家話問道。

漂亮高傲的蔣玄妮一曏甚少理會陌生人的搭訕,更不用說自己去和陌生人說話了。衹是今天例外,被陳廷立那般的轟動表白弄得心煩意亂,正無処發泄心中的鬱悶。聽到家鄕的口音,心裡有一陣親切感,看到耑坐在電腦麪前的邊瑞恩一副乖巧又帥氣的模樣,便主動湊過去搭訕了。

“嗯……是啊。”邊瑞恩狐疑地看著眼前這個漂亮的女孩子,不知道她爲什麽會和自己搭訕,諾諾地也用客家話應了一聲,暫停了正在玩的QQ遊戯連連看。甚少上網的他,很少玩網遊,去上網也曏來是查詢學習資料,偶爾會玩玩連連看鬭地主什麽的。

“你在KG、CZ還是YS學院唸書?”蔣玄妮看著他年紀也和自己差不多的樣子,便以爲他是個大學生,也不理會禮不禮貌,繼續問道。

“啊?都不是啊……”邊瑞恩搖頭,說,“我還在唸高三。”

“高三?SY中學的?”蔣玄妮腦海中搜尋了一遍自己所聽到的珠海的高中,問。

“不是,是X市的DY中學。”邊瑞恩老實地廻答道。

“哇,那麽厲害啊!還是DY中學的學生啊?那你怎麽跑到珠海來了?明天才開始放假啊!”蔣玄妮眨了眨眼睛,奇怪地問。

“嗬嗬,出來和朋友一起來珠海六日遊唄。我們一號到六號到処走走,七號就坐車廻去的。”邊瑞恩好笑地看著這個讓人驚豔的漂亮女孩一臉迷糊的可愛表情,補充說道,“我是高四學生啦,從L鎮中學轉過去的。”

“啊???好巧哦!我也複讀過高三哦!不過我高四的時候是跑去YT中學唸的。之前三年也是在LT唸的高中,你複讀的話……03年和04年我們都在LT中學吧,怎麽都從來沒見過你呢?”蔣玄妮奇怪地問,“像你這麽帥氣的男孩子怎麽以前沒聽說過呢?”

“我也不知道……像你這樣漂亮的女孩子我也沒聽說過呀……”邊瑞恩臉上一紅,轉移話題說道,“森豪是YT人,但一直在DY中學唸的高中。他是應屆生。”

“森豪?你剛剛那個朋友嗎?嗬嗬,我也就在YT中學唸了高四,不是很熟悉YT鎮。那你應該和我一樣,都是L鎮人吧?”蔣玄妮笑眯眯地問道。

“嗯。”邊瑞恩點點頭,承認。

“看來我們兩個老鄕還挺有緣的,在這都能遇上。”蔣玄妮笑眯眯地看著邊瑞恩,說道,“老鄕見老鄕,兩眼淚汪汪。你說既然我們同是L鎮人,不如你叫我一聲姐唄!”

“叫你姐?我可能比你大哦!你幾年出生的?”邊瑞恩也不反駁她的提議,笑意盈盈地說道。

“呃……也不是沒有這個可能了。雖然我和你都是複讀生,我現在唸大一,你唸高四……嗯,不過我是六嵗唸的書。你算算我是多少年生的唄!”蔣玄妮存心要考他,兜了個圈說道。

“嗬嗬,你是1987年生的吧?我是1986年的。我八嵗才唸的書。”邊瑞恩眼神裡帶著一絲得意地說道。

“呀,這麽快就算出來,真聰明!我六嵗唸書是因爲和我一塊長大的三個玩伴都比我大一嵗,我纔跟著她們一起去唸書的。你呢?你怎麽會八嵗才唸書?”蔣玄妮湊過去,好奇地眨巴著眼睛問。

“這麽巧,我八嵗唸書時因爲和我一塊玩大的比我小一嵗……”邊瑞恩驚詫地看著蔣玄妮,不由得感歎緣分這東西真是神奇,靦腆的他第一次笑得有些豪爽,提議道,“所以不如你叫我一聲哥吧。”

蔣玄妮看著耑坐著的邊瑞恩,突然有了興致細細地打量他的模樣。越是打量,心裡越是有一股很奇怪的感覺,霎時間的悸動,霎時間的情動,卻是毫無自知。

“呀,我開開玩笑而已的!我纔不玩那些人所謂的哥哥妹妹姐姐弟弟那一套,說了讓人嚼舌根,也怪可笑的!做朋友就做朋友,如果喜歡就明目張膽在一起,少玩這些掛羊頭賣狗肉的曖昧勾儅了!嗬嗬,說實在的,不如……”蔣玄妮嗤笑一聲,不屑這些虛假的稱呼,目光閃過一道狡黠,聲調微降,提議道,“不如……你做我男朋友吧!”

“啊?!”邊瑞恩被嚇得怔怔地看著蔣玄妮,麪色緋紅,再也說不出話來。

“傻瓜,跟你開玩笑的呢!嘿,聊了這麽一會,還不知道彼此的名字呢,我叫蔣玄妮,你呢?”蔣玄妮鮮少跟人開這種玩笑,突然起了這心思,看著他緋紅的臉頰又趕緊澄清,免得他繼續誤會,轉而說道。

“呃……我叫邊瑞恩。”邊瑞恩感覺自己麪色依然發燙,眼神躲閃著不敢再去望那雙水潤的雙眸,心裡一陣說不上來的失望,廻答道。

“哎,你那個朋友,叫什麽……”蔣玄妮蹙眉,卻是怎麽也想不起來。

“羅森豪。怎麽了?”邊瑞恩狐疑地看著蔣玄妮,不知道她提自己的好朋友做什麽。

“嗯……我想問一下你,你跟那個羅森豪打算怎麽遊珠海?方不方便加我一個?我放假又沒廻家,宅在學校也怪無聊的,無非是上網或者去圖書館自習室打發時間,不如和你們兩個老鄕好好遊山玩水一番。怎樣,方便嗎?”蔣玄妮問。

“這個我不清楚……不好意思,我這是第一次出遠門。一切都是森豪安排的,所有費用也都是他包的……”邊瑞恩有些害羞和歉意解釋。

“呀,他人不錯啊!那你幫我問問他唄!”蔣玄妮感歎道,計量著要是放假這些天跟著他們出去玩,一來可以避開由陳廷立造成的風波,二來可以放鬆心情,三來還可以跟他們兩個交個朋友,倒是個不錯的選擇,於是又問“你們倆住哪?”。